好像是我给胡哥打电话,问我还可以再混不,他说,不需要了,像分手那样坚决。我心想还有常哥呢,我正要给常哥去电话,就醒了。心里未免有些失落。

阅读全文